正北方網 > 文化 > 悅讀 > 正文

藍色行吟

作者:于海東 責任編輯:何娟 2019-07-05 15:22:41 來源: 北京日報

破水時刻,船首恍如巨鯨魚躍。

海盡頭那一道虛實參半的藍色弧線,讓我常有抓過來編織點兒什么的沖動。都說重洋無羈,起伏于晝夜之間的風風浪浪每每使航海者的心幻化出不同詩意,海豚穿越是一種意象,水母悠然是一種韻味,那陡然立起的青黑鯊鰭呢?凝神再看,鷗翅般的遠帆搖成一片三角不等式,沒有了夜浪演繹出的白色火焰,每一個海平面都有不同的插圖,擦肩而過的孤島如無名畫家隨手勾勒的草稿,土褐色線條把一團團遠古遺夢捆綁得結結實實,然后放逐在自己的倒影里。想象中,天與海張合成藍色巨蚌,心是一顆濃縮的日月。

夢回地中海,眼前依舊是那個我用詩句把亂發扎起來的藍小孩兒,一泓波光粼粼藍到極致的眼神,折射出它的純凈它的清澈它的天真。無數的冷色調在風動中構成一幅藍色肖像,恍惚是庚斯博羅的《藍衣少年》,又像畢加索《拿煙斗的男孩兒》,同樣一襲藍衣,藍得讓人不得不瞇縫起眼睛……醒來再看,舷窗藍成一輪圓月,醒不過來的又是什么呢?想象中的地中海,仿佛是另一個洪都拉斯“藍洞”,藍色瞳孔里星月不復,正是這藍的深邃藍的神秘藍的一往情深,讓我在某個航次信手將一朵小花兒插入其中,試圖從那一縷藍藍的冥想中有所領悟,譬如什么是藍色孤獨藍色迷茫,什么是藍色逍遙藍色向往,再譬如,為什么可融天下孤獨亦可匯世間精神的一水之藍如此藍得無邊無際,藍得層次分明,藍得驚心動魄。

如果大海變成一塊巨大藍珀,我們這些曾經的航海者又是其中的什么,漸漸凝固的思維中,嗓門再大也沒有絲毫回音。船影里那只粉白色小水母,完全不受思想的束縛,幻化于藍色空間,隨意而動無沉無浮。我從來沒有想過,不畏懼大海的還有這小小的刺絲胞水生動物。生命無大小,六億五千萬年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證明,與海同在與浪同在對于自我又何嘗不是一種精神的凝聚。藍色是孕育勇敢者的色彩,我曾用“穿海魂衫的詩”為題,為一位長江著名的詩人朋友寫過詩評。藍色的條紋是天與海的壓縮,白色的條紋是日光與月光的交織,每一波都有一波三折的故事,每一浪都有一浪三疊的回憶。然而至今,我仍無法定義是詩人把海魂衫穿成了詩,還是海魂衫把詩人變成了詩。曾經有人問我,什么是活的航海詩意,我想起船在左右搖晃幾近三十五度時,水手長若無其事的那一笑,仿佛站在另一個蔚藍的時空。我想起藍色封皮的航海日志,一本將所有風浪都鑄造成漢字的傳世記錄。我還想起我在手背上匆匆記下詩句的那一瞬,越過船舷的跳浪打濕了整個后背……

夜潮聲中,脫去了沉重外殼的航船,仿佛一口氣吹起的海風箏。

轉眼間,無數雨聲已然急速圍攏過來,伸出食指一彈,一絲極似液化了的月光彈跳不止,洋面再次明亮起來,中心處猶如一塊不斷切割越變越小的藍寶石,很快霧化成水汽消失不見。唯有海圖上的大洋依然寂靜無聲,曲折的航線在大副筆下不斷延伸向前,我知道它會穿過比斯開灣,穿過那一滴傳說之藍融化而成的北大西洋東部海灣的藍三角,每一聲驟然而響的風聲都能讓它不分東南西北地旋轉起來。若非曾經身處其中,我不會死死記住那一幕:那一刻八方風變,其間有船突發大火,巨大的船形火焰令夜半的比斯開灣詭異無比,面對急切的求救信號,誰也無法轉向半分,只能更緊地把握著自己手上的舵輪,頂風頂浪頂著自己的心。另有一次,七天前進灣的一艘貨輪只比我們早出來半個小時,七天七夜與海圖上僅僅二十個小時的正常航程,這個時間差無疑充滿了令人不安的揣測。通過高頻電話才得知,同時進灣的七艘船舶只出來兩艘。面對變幻莫測的旋風跳浪,有的船長干脆將自己死死綁定在駕駛臺上,不知何時,胡茬兒變得比浪花還白,也有船長因高度緊張狀似成瘋,每個舵令都驚心動魄……航海是勇敢者的追求,只有穿過生死隙間的航海者,方能想象的出其中都發生過什么,闖過去的是經歷,闖不過去的是傳說。何為航海者永不沉沒的信仰,風浪七載,我曾無數次問海問洋問自己那顆越洗越藍的心,無字藍卷一翻,三百萬艘沉船是歷史積淀也是精神的根基,正是這一波又一波的湛藍屬性,不斷改變著航海者的基因。

待到潮平流長,沒有了成群披著雪白鬃毛藍色大魚般的涌浪,便是浪花開得最美之時,隔著船舷望去,風手一捻就是一朵燦然,然后就那么一朵一朵點綴于大片大片的藍色反光中,無言亦無語,卻能勾起大大小小曾經的點滴記憶。復再追尋,眼里盡是朦朦朧朧的無盡藍霧,直到月光忽然穿透黑如蝠鲼背色的夜云,看浪花驟白,笑靨如妻如女,能把一朵浪花看出了愛,竟然是這些直面人生而再無患得患失,甚至寫詩自嘲“船是月中寺/人是海和尚”的海漢子們。又不知何時,我的手心里多了一滴大洋雨,就是這環宇為之眼潤的一滴,讓我的海洋抒情詩平添一星藍色審美觀,不再糾結韻轍表的羈絆,不再局限一個自我陶醉的立意。更多時候,詩眼也好立意也好,都是一個藍色緣分中的切身感悟結果,心自由了,所有的文字也就自然放開了。

重回晨光,拾起一尾跌落甲板的燕魚,風翼般的長鰭不再振動,透過魚鰭看海看洋,看紅日出水的那一躍,三百六十度的洋面像極了一個藍色荷包蛋。幾許遐想方起,一葉枯蝶般的帆已然無聲飄過,洞穿的帆眼上綴滿大大小小的藍星星,最初的白色浪漫早已不復,唯有棕色中的思想脈絡縱橫。船桅上空飛速移動的白色云朵,恍如成群追逐沉月殘影的雪雕,不染一絲蔚藍的羽翅反復聚合,忽虛忽實,無聲掠過。不知疲倦的灰海豚,陡然躍出藍綢般波動的水面,一個完全可以媲美芭蕾的優美轉體,成就藍色瞬間的一個美妙插曲……習慣了海的變幻洋的反復,我發現,海洋的偉大不在于浩瀚不在于深邃,偉大不是自大,而是融于浪潮中的推動之力,那是一種賦予所有海洋生命拼搏意識的力量,甚至有意無意讓自己成為最強大的對手,促使所有不甘沉沒的心,珍惜每一次反復搏擊、反復感悟和反復升華的奮斗機會,包括我們這群擁有藍色基因的航海者。

海無方圓,洋無深淺,無數次重新聚合起來的海潮,不斷在海平面上銘刻下歲月皺紋與歷史傳說,重重疊疊。思想間,一聲藍腔藍調的汽笛驟然響了起來。

聲明: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

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捕鱼大富翁安卓版 浙江20选5近300期历史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正好 极速北京pk赛车计划 后三星基本走势图 360重庆老时时综合走势图 优博重庆时时计划群 贵州体育彩票11选5开奖结果 山东群英会20选5走势图 彩票中心官方手机软件 gpk电子游戏漏洞 秒速时时记录 广东省监察厅郑仰楷 谁带玩华宇时时彩平台 内蒙古时时票软件 李逵劈鱼游戏机 新时时分析